中新網12月5日電 美國副總統拜登4日結束了日本之行赴中國訪問。在中國防空識別區的問題上,拜登與安倍的“不合拍”與日本政府對於美國的期望值相比落差巨大。有日本媒體報道說,日本政界已經開始擔憂,美國只想充當“調解人”,而不是堅定地與盟友站在一起。
  拜登訪問日本未大談防空識別區
  美國副總統拜登2日至4日訪問日本,全程被媒體追問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問題,拜登僅表示日美在識別區問題上將步調一致應對。
  3日晚,拜登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了1個小時的會談,併在會後舉行了共同記者會。會談是閉門會議,在開頭環節,安倍表示:“亞太地區的安保環境日益嚴峻,拜登副總統此時訪日有著重要意義。希望日美能藉此契機加深日美同盟的緊密性。”
  拜登則回應:“感謝安倍首相在上任很短時期就為日美同盟的發展作出了很多功績。日美同盟不僅對亞太地區,也是我們彼此的安全保障的基礎”。
  而在3日晚的共同記者會上,整個主題圍繞日美國際合作而展開,此外還重點提及了日美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合作問題等。在日本政府提供的一份長達4頁的會談簡要上,隻字未提防空識別區問題。
  直到記者會臨近結束,安倍將話題引回到識別區問題上稱:“不能接受中國單方面意圖改變現狀的做法,希望基於日美同盟就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問題進行緊密合作。”
  拜登則再次重覆了3日上午的表態稱:“不認同改變現狀的做法,在識別區問題上,美日將採取同一步調”。
  據悉,拜登本次訪日的主要目的,是推動日本早日加入TPP談判。並非日本政府期待的,圍繞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作出有利於日本表態。
  安倍三大要求遭拒 日本政界擔憂
  據日本新聞網報道,安倍在與拜登會談後臉色是凝重的。他在隨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高調宣稱與拜登在中國防空識別圈問題上達成共識。但是事實上,拜登拒絕了安倍提出的三項最關鍵的要求:
  第一、拒絕了日本政府提出的發表一份“共同聲明”的要求。早在拜登抵達日本之前,日本首相官邸就放出風聲,表示安倍將會在與拜登的會談中,重點討論中國防空識別圈的問題,並將會尋求發表一份“聯合聲明”。但是,拜登沒有同意日本政府的這一精心安排。
  第二、拒絕了日本政府希望美國贊同日本主張的“中國必須撤回防空識別圈”的要求,最後只使用了曖昧的詞彙“不能默認”來表達日美兩國的“一致立場”。
  第三、拒絕了日本要求美國政府採取統一立場,阻止民間航空公司向中國政府遞交飛行計劃書的要求。拜登認為,從民航安全的考慮,美國政府同意航空公司向中國政府遞交飛行計劃書。經過雙方的折衡,最終對於這一問題的表述,只停留在“不容許中國對民航客機的飛行安全構成威脅”的詞句上。
  拜登與安倍的“不合拍”與日本政府對於美國的期望值相比,落差巨大。這迅速引發了日本政界的擔憂,有日本政府關係人士表示:“美國只想充當中日的調解人,而不是堅定地與日本一道努力”。
  拜登欲當“和事佬” 斡旋中日、日韓關係
  日本《朝日新聞》3日刊發了對於拜登的書面專訪,拜登在該專訪中就中國劃設識別區表示:“對識別區問題感到憂慮,希望中日之間早日建立危機管理機制,為增進互信進行新的合作很有必要”。拜登的這句話被媒體解讀為顯示出他這一周亞洲行的重點:當和事佬。
  對安倍關於中國識別區的激烈反應,拜登給出了“我會與中國領導人表達對這一問題的關註”這樣的回應。《紐約時報》報道稱,美國和日本對中國宣佈在東海上空劃設防空識別區的反應出現了顯見的不一致,拜登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或許就是修複這種不一致。
  除了調解中日關係,對於日本和韓國這兩個美國在亞洲的關鍵盟友,拜登也敦促兩國官員付出更多努力,以改善雙邊關係。
  日本安倍政權與韓國樸槿惠政權在日本內閣參拜靖國神社及慰安婦問題上,日韓兩國衝突頻發,為解決此問題的首腦會議也遲遲未能召開,兩國關係陷入近年來的最低谷。
  分析指出,美國擔憂日韓關係惡化,會對推行“重返亞洲”的戰略及解決朝鮮核問題構成障礙。因此,美國希望安倍政府不要採取影響與韓國之間關係的行動。  (原標題:拜登訪日未大談中國識別區 連拒安倍三大要求)
創作者介紹

短髮

dhrnoz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