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4日,英國倫敦,一列蒸汽火車從捷克首都布拉格開抵當地。一名女孩打扮成難民模樣,站在列車旁邊,以紀念溫頓的善舉。2009年9月4日,一位當年被溫頓救出的兒童、現已滿頭白髮的女士,與溫頓握手致謝。
  上世紀30年代末,倫敦股票交易員尼古拉斯·溫頓,預感到戰火臨近,憑一己之力安排8輛火車,從納粹鐵蹄下救出669個捷克猶太兒童。如今,這位德國猶太裔英國人被稱為“英國的辛德勒”。
  10月28日,現年105歲的溫頓被授予捷克最高嘉獎——白獅勛章。當年他解救過的孩子雖已都是80多歲的老人,仍稱自己是“溫頓的孩子”。新京報記者 儲信艷
  【緣起】
  因一通電話來捷克 決定幫孩子逃走
  1938年12月,29歲的倫敦股票交易員尼古拉斯·溫頓正準備去瑞士度假,但一通電話打亂了他的行程。溫頓的朋友馬丁·布萊克在電話中要求他立即趕往捷克布拉格:“我有一個最富挑戰性的任務,需要你的幫助。”
  當溫頓如約趕來後,被帶到了難民營。那裡收留了數千猶太難民,居住條件惡劣。
  1938年10月,臭名昭著的《慕尼黑協定》簽署後,德國控制了捷克蘇台德地區,對非德國裔人民進行大肆迫害,首當其衝的就是猶太人。
  對於像溫頓這樣受過良好教育、對政治敏感的人來說,德國控制整個捷克、乃至戰爭的爆發,似乎不可避免。“當時的情況令人心驚,很多難民吃不起飯。當無法弄到全家的護照,父母放棄了自己,希望孩子能夠安全離開。”溫頓回憶說。
  溫頓決定幫助一些孩子逃走。想起當時的決定,溫頓也覺得有點瘋狂,“我想,一件事情如果完全合情合理,就沒法兒幹了。”
  歷史證明瞭溫頓的正確,那669名兒童的父母和親屬,無一幸免於戰火。
  【過程】
  刊登廣告來籌集經費 偽造入境許可
  溫頓開始籌備自己的“營救小組”。那些充滿焦慮又無能為力的父母找到溫頓,寧願將孩子的未來交到這位陌生人手上。
  對孩子們進行初步的問卷調查和登記後,溫頓將在捷克的這些工作交給當地的朋友管理,自己返回倫敦,計劃做好準備後將孩子們運出捷克。白天,溫頓仍然在倫敦交易所上班;下班後,溫頓將時間全部用於營救計劃。他成立了一個名為“捷克兒童難民英國委員會”的組織,由他自己、母親、秘書和幾名志願者組成。
  溫頓聯繫了所有他認為能為孩子提供庇護的國家,但只有英國和瑞典同意。英國承諾接受18歲以下的孩子,只要溫頓能找到收容的家庭,且在內政部為每個孩子存入50英鎊,作為孩子們重返家園的費用。
  在那個年代,50英鎊不是個小數目。溫頓還必須籌到運送孩子的交通費用。因為局勢的原因,很多捷克猶太人父母拿不出錢來。溫頓在英國報紙上登廣告,跑遍各個教堂和猶太教會來籌款。
  但尋找贊助只是諸多麻煩中的一種,英國政府的官僚習氣令溫頓忍無可忍。“內政部的官員辦理入境簽證的速度非常慢。我們多次去找他們要求許可,只換回了慵懶的回應。他們說‘急什麼,伙計?歐洲什麼事兒也不會發生’。”溫頓說,“當時距離大戰只有幾個月了。我們沒有辦法,只好偽造了英國內政部的入境許可。”
  【結果】
  成功運送8批 戰爭終結營救計劃
  1939年3月14日,第一批孩子乘坐火車離開了布拉格,前往英國。受到鼓舞的溫頓又運送了7批孩子離開,從布拉格的威爾森火車站上車,然後乘船穿過英吉利海峽,最後抵達英國利物浦大街火車站。在那裡,收養的家庭都在等著。
  最後一趟“溫頓的列車”1939年8月2日出發。來送別親生孩子的父母,情緒激動,又帶著希望,儘管明白也許此生再也無法重聚;對世界還不甚瞭解的孩童,離開熟悉的環境和親人,前往陌生之地,恐懼和不安緊緊捆縛著他們。
  原本應該還有第9趟“溫頓列車”駛出捷克。1939年9月1日,人數最多的一批運送就要啟程,但希特勒侵入波蘭,全面封鎖了通往鄰國的國境線。這批孩子沒有走出去,溫頓的營救計劃從此終結。
  溫頓多次提到這令人心碎的最後一次旅程。“宣佈關閉國境的幾個小時後,那輛火車消失了。我再也沒見過那250名登上火車的孩子。在英國利物浦大街火車站,250個家庭等到的也只是失望。”他說,“如果能夠提前一天,他們就能離開。沒有一個孩子有音訊,令人無比傷心。”
  【迴首】
  低調半世紀 收穫感恩與榮譽
  戰爭結束後,溫頓沒有將營救的事情告訴別人,即使是他的妻子格萊特都不知道這段往事。
  直到半個世紀之後,1988年,格萊特收拾閣樓時發現一本1939年的剪貼簿,裡面有很多孩子的照片,一份名單,一些家長的來信和其他的政府文件。
  格萊特將溫頓的故事告訴了研究大屠殺的歷史學家、報業巨頭羅伯特·麥克斯維爾的妻子伊麗莎白·麥克斯維爾。
  麥克斯維爾先生在他的報紙上刊登了溫頓的感人事跡,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頻道邀請溫頓錄製了一期節目“這就是生活”。在演播室里,溫頓見到了被自己解救的“孩子”,激動萬分。
  從此,溫頓在英國變得家喻戶曉。接下來的日子里,來自世界各地的感謝信紛至沓來,不停地有新面孔出現——被解救的“孩子”們都已經成人,真摯地對溫頓表示感謝。因為溫頓太低調,很多孩子在半個世紀之內,都不知道是誰救了他們,更無從表示感謝。
  此後,英國女王授予溫頓帝國榮譽勛章並冊封他為爵士;捷克總統為他頒發榮譽勛章;捷天文臺以他的名字為一顆新發現的小行星命名;在“溫頓列車”的首發和終點站,分別矗立起青年溫頓和被救兒童在一起的青銅塑像,作為永久性紀念。
  “溫頓的孩子”維拉·吉辛將當年的歷史寫成傳記,拍攝成紀錄片《尼古拉斯·溫頓——上帝的力量》。該書中“溫頓給予我生命以及我的孩子和孫子生命,我們時刻難忘”的話語,表達了近5000名“溫頓的孩子”及其後人的心聲。  (原標題:英國版辛德勒 用火車救走669個猶太兒童)
創作者介紹

短髮

dhrnoz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