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Pata電話內容*
**HIDE&PATA電話內容**
H:喂喂
P:有什麼事嗎?
H:是,是,是
P:有什麼事?
H:誒,什麼,有什麼事?沒有啊。
P:沒有嗎?
H:(笑)
P:那麼再見。
H:不要不要不要P:這個,被錄音嗎?什麼,我們的談話…在錄音嗎?
H:嗯,是錄音(我們的談話)。這個(談話)將登在宣傳手冊上。(笑)這樣,那個,東京巨蛋(LIVE)的季節就要到了,你怎麼樣?啊,對於MISCAST,已經變成別的樂曲了。
P:啊?那是什麼意思?(笑)
H:(笑)不,我改變它了,它與以前的(MISCAST)完全沒有關係。(笑)
P:那麼,它像在你的(solotour)時候所表演的CELEBRATION那樣(arrange版本與原本很不一樣)。
H:啊,對。(笑)已經完全變成不一樣的東西了。
P:就是說做這個了?
H:是呀,我對隊員說做這個的。(笑)
P:啊,(到現在)我還沒聽,不太清楚(笑)啊,(現在)情況這樣了,啊,啊。
H:除了這件事情,誒?你什麼時候回來?
P:嗯...大概1...6、7號(16號或17號)吧。
H:下個月的?
P:恩。有許多許多的事啊。大人有大人的理由呀。(笑)
H:那麼,錄像帶的姐姐怎麼了?
P:(笑)那個啊,大人有大人的理由,這個嘛---
H:(笑)把這樣的(談話)你登載在宣傳手冊裏可以嗎?P:誒~~~?這個全部登載嗎?H:恩。
P:是嗎?
H:恩。
P:是嗎。
H:恩。
P:真頭疼啊~~~(笑)唉,怎麼說…
H:噯,巨人最近情況很好…
P:啊,那個很好。
H:宜人的季節,美味的酒,真好啊~~
P:說到酒,我(最近)時隔一個星期才喝一次了。
H:啊,這樣啊。
P:因為一個星期左右猛的喝一次,我。
P:恩,感冒了。誒,松本君在作什麼?聽說你在作什麼零碎的事…
H:是在做些事,因為錄像帶發行了。P:啊,是這樣。
H:嗯,vol.2終於收錄了(在)全國(所做)的慶功酒會(的情況)。
P:不要啊,這個。
H:不,說不要也已經收錄了。(笑)
P:不要這樣。
H:已經把(我們在)全國(所做)的慶功酒會放進去了。
P:我最近一喝酒就成為一個散漫不檢點的人了..。(笑)
H:哎呀,散漫嗎。(笑)
P:停止做那個(收錄)吧。(笑)
H:什麼呀,你(喝醉時)說“讓我做!”什麼嗎?(笑)
P:(笑)不,這個沒有(笑)
H:(笑)
P:那是因為當時沒有小姐陪酒。
H:沒有嗎。
P:很少有。
H:這樣的話,很危險的啊。
P:向♂♂♂說“讓我做!”也沒有意義吧?怎樣考慮也…H:嗚哇,嗚哇~~P:這個不太高興…H:危險啊,性欲反常的石塚智昭。(笑)
P:(笑)不,不是。
H:你真的快要進入PATALLIRO的世界了(笑)P:(笑)沒有啊,背上又沒有背玫瑰,這麼溜圓的身體(怎麼能背玫瑰?)。H:很好啊。YOSHIKI在背上背了藍色的玫瑰,這次PATA在背上背黑色的玫瑰吧,怎麼樣。
P:吵死了,吵死了。(笑)你是不是創作著什麼(故事)嗎?是不是(把話題)巧妙地引到這個方面?
H:啊~~,我給你的旁邊畫插圖,"ha!"地出現的。
P:吵死了(笑)。真是的…誒?
H:就這樣,接下去咱們談談X的事情吧。
P:啊,是這個啊。幹什麼呢。
H:宣傳手冊。
P:宣傳手冊?
H:恩。
P:啊,什麼,不是只要打電話聊天就好嗎?
H:是啊,是啊。要把聊天的內容寫下來,成為文章,登在手冊上。(笑)我說,就是有關(東京DOME)2days的事情。
P:是。
H:怎麼辦呢?
P:被問怎麼辦呢(笑)…我也現在很傷腦筋啊。這樣,姑且先這樣,恩…看了明天、後天的比賽後再決定吧。H:看了明後天的比賽以後再決定?
P:是。
H:這樣啊。
P:好吧…
H:我,我,看了(比賽)。
P:你,你也看…
H:是(對抗)“中日”(的比賽)來著?P:什麼,那個(比賽)已經勝利了。
H:對,那個比賽,我看了!
P:是嗎?這個啊,你感動得落淚了吧。
H:不對,一點也沒有感動。因為他們很簡單地打中,沒意思,他們很強吧,我覺得這樣。
P:不是啊!這個過程很讓人感動的…嘛…你不能理解吧。
H:(笑)沒意思,我認為根本是一邊倒嘛,所以在四回合左右就不看了。
P:四回合,勝了嗎?
H:??的打中了,我開始看比賽的時候。
P:啊....勝了,勝了。嗯....這個和那個(明後天的比賽能否打贏)是兩件事。這是(巨人)能否取得日本第一名的緊要關頭。
H:是嗎,差不多吧。日本職業棒球聯盟總決賽是不怎樣的吧?P:啊~
H:那只是像節日這樣而已的吧?
P:啊,話是那麼說啦,可是,勝利的話,不是比失敗更好嗎?
H:是這樣啊。
P:當然。
H:但是,輸就輸,也無所謂吧(笑)
P:(笑)吵死了!!你呀,我要取消8月的安排咯?
H:(笑)誒,那個,對於東京巨蛋(的LIVE)...可是這次很好,那個,因為結束得較早。好處是我們結束後可以早點去喝酒。
P:(笑)我認為那不是好處,只是一般的而已。
H:嗯,(這次)沒有倒計時,可以早早去喝酒。P:啊,但是,我姑且先早點回家,靠著暖爐,一邊剝橘子皮,一邊看紅白歌戰。
H:嗚哇~~~,要發黴了。
P:可能像這樣。
H:那麼,明白了。我們一起去,(笑)我們一起到你家去。(笑)
P:請你別來!!!!!(笑)
H:你嫌我們去的話,咱們一起到什麼地方去(玩兒)吧!!(笑)
P:喂,順便問你,這個(談話)我說什麼好呢?
H:比如說,你對東京巨蛋LIVE擁什麼抱負之類的...
P:豆腐?
H:是抱負啦~~還有鬥志什麼的...還有...
P:那你了說什麼呢,在這之前。
H:更厲害,比這個更厲害。
P:比這個更厲害呀(笑)
H:很大的,像什麼,計畫之類…毫不保留地(談了)...
P:這個很難啊。恩,看到的話會有幸運,也許有神佛保佑。(笑)
H:(笑)參加X的東京巨蛋LIVE等於參拜神社嗎,誒!
P:啊,差不多吧,對吧?…什麼呀(笑)
H:恩…
P:恩(笑)我對這樣的拜託是很勉強的。
H:嗯,可是,聽別人講話你很拿手吧?你的任務是(打電話給)YOSHIKI。
P:瞎說,YOSHIKI....?
H:恩。
P:YOSHIKI嗎,是不是還有我跟TOSHI的談話?
H:不是的。TOSHI到HEATH,HEATH到我,我到你。
P:我,YOSHIKI....?
H:恩,最後的。
P:我坦率說,這個不可能(笑)
H:怎麼不可能啊(笑)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決定了這個(順序)。出乎意料的成員談話。
P:(笑)你!這個,不可能吧?
H:題為"出乎意料的成員談話"的計畫。
P:(笑)建立計畫的是你嗎!這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H:是啊是啊是啊,要不,你就要被迫在新聞稿紙上寫下(文章)。
P:(笑)我姑且先....還是....你看....
H:(你)絕對做不了(寫文章)這樣的事情,絕對會趕不上截稿期限吧....?或者我替你寫也可以。可以寫成進入PATALLIRO....BlackRose之類世界的最近的石塚風格(笑)
P:(笑)這樣寫就這樣寫,被人家寫的話我無所謂。
H:主人公設定為忽然進入大哥狀態的石宗智明。(笑)
P:(這樣寫也)沒有什麼優點。
H:恩,大哥?
P:什麼,誒?我沒有這樣的人!!
H:"大哥~,我給你擦背好嗎?".."好!你的身材很好啊"(笑)P:(笑)吵死了,吵死了!你!咳…
H:智昭·BlackRose·石塚…ha!
P:(笑)我以前的確是參加過這樣的樂隊。(BlackRose是PATA在參加入X之前所屬樂隊的名字..^^)
H:本來有這樣的雙重含義啊。
P:恩?
H:性欲反常的BlackRose世界。
P:不是,才不是呢。(笑)誒,這個(談話)真的輪到YOSHKI嗎。
H:是啊,輪到YOSHIKI。
P:輪到YOSHIKI嗎。
H:啊,PATA,給自己的soloalbum取個日語題名吧?[黑玫瑰兄弟](笑)
P:(笑)你呀,你(製作專輯)的時候,我給你做什麼呢…
H:(笑)玫瑰兄弟啊,黑玫瑰兄弟。
P:(笑)我不好,我不好(所以請停止這個)…那麼夏天姑且…
H:把這個談話寫在手冊裏之後,做東京巨蛋LIVE的時候,以後fans會叫PATA“大哥~!大哥~!”(笑)
P:(笑)你呀,我不是荒山啊(笑)H:(笑)大哥~!你被皮膚滑溜溜的少年們這樣叫,而且他們都穿著白色運動背心(笑)
P:吵死了(笑)
H:大哥~!
P:(笑)吵死了!不要再喊大哥了。
H:在白色運動背心上繡著黑玫瑰(笑)
P:你呀(笑)這個好危險吧?
H:(笑)在背上,寫著“黑玫瑰仁義”(笑)
P:這個,(笑)如果(對象)不是我的話,倒是很有意思。(笑)
H:10個左右的人排著隊,都穿著白色運動背心剃平頭的,一起喊著“大哥~!”(笑)“小智~!”什麼的(笑)
P:這個嘛,倒是挺想看的(笑)(可是)我不想要靠近(他們的)半徑10米以內。
H:在男人的underground世界的Charisma系(笑)你君臨嗎?(笑)要君臨嗎?(笑)
P:我穿gunze之類的話,他們都(跟著我)穿它嗎?
H:嶄新啊!出乎意料的RockStar。
P:(笑)是~嗎~?嗯,可以吧,差不多吧,我就是我吧(笑),嗯。
H:(笑)
P:那麼,你在做什麼呢?
H:我現在做這樣的工作呢。
P:啊,很好。最近在電視上一出現xxxx的景色,我就想回去xxxx了。(笑)
H:喔,是嗎。
P:近來有一點患上思鄉症了。
H:××××,一點也沒有變化。
P:那樣的地方不會變化吧(笑)那樣的地方。
H:(笑)好象變不了啊。
P:變不了吧,你(笑)想回去啊…
H:回來吧(笑)下個星期回來的話,正是美好的季節啊,季節呢。
P:××地方去了嗎?H:沒有去。
P:沒有嗎?那麼你去了哪里?
H:恩,家附近的地方。
P:啊,你又搬家了啊。
H:恩。
P:今後你不到××××這種庶民地區來了嗎(笑)
H:(笑)沒有沒有,去了呀。(笑)不知為什麼去了。(笑)
P:偶爾這樣,看一看平民吃的東西,他們的生活,是這樣的感覺嗎?(笑)
H:(笑)平民的。
P:(笑)嘗一嘗平民吃的東西…您是個老爺啊!(笑)
H:(笑)笨蛋。
P:很好啊,很好啊。是嗎,您從○○特地光臨的話,××××的平民都會跪地(致敬)吧。
H:(笑)哦,不用誠惶誠恐,不用誠惶誠恐…
P:哦,想這樣。(笑)
H:(笑)
P:被老太婆說“啊,您來了呀”什麼的…誒?你喜歡這樣的…H:不不不…
P:恩,這個好嗎?
H:什麼嘛,我說到底是下層人的孩子呢。
P:瞎說(笑)瞎說(笑)
H:看,像我,不是下層人的孩子嗎?
P:(笑)你在說什麼,混蛋!真是的…
H:啊,那個,向參加東京巨蛋LIVE的各位,石塚[黑玫瑰兄弟]智昭來說幾句吧…
P:瞎說(笑)誒.......要加油啊。
H:加油是嗎?
P:是。
H:明年PATA的大碟很快也會出來了。P:嗯,在近日內,也許(你們)發覺時候已經出來了。
H:是這樣啊,那麼~
P:你很巧妙地總結了。(笑)
H:噫噫噫(笑)石塚[黑玫瑰兄弟]智昭,今天多謝了。來到東京巨蛋的各位,那個,看見石塚的時侯,請叫他"大哥"或"小智"(笑)
P:他們從看台看到我的話很麻煩。(笑)
H:從現在起以黑玫瑰為商標,(把名字改為)黑玫瑰"大哥"智昭(笑)
P:混蛋(笑)那是什麼呢?
H:還有,現在,黑玫瑰兄弟,招募弟弟成員中(笑)
P:(笑)如果應招數量多的話很了不起。
H:作為黑玫瑰兄弟的制服,在白色運動背心上(寫上)黑玫瑰大哥,如果自己是弟弟的話,(寫下)黑玫瑰弟之一等等。
P:(笑)大哥不太多吧?
H:第一黑玫瑰弟弟怎樣?
P:作為黑玫瑰大哥第一,45歲左右的老頭兒來的話好恐怖吧…
H:黑玫瑰大哥是智昭啊。
P:啊啊(笑)是智昭嗎?
H:黑玫瑰兄"智昭",[丸智]這樣寫在白色運動背心上。(笑)
P:丸智(笑)
H:東京巨蛋的第一天看見這本手冊後,還參加第二天(LIVE)的、想要加入黑玫瑰兄弟的各位,我們大招募黑玫瑰兄弟,請各位穿著白色運動背心…
P:(插話)難道你建立這計畫的目的是要說這個嗎?唉,你隨意說!
H:在東京巨蛋,哦,大哥,這樣(笑)。
P:(插話)算了,姑且可以吧。
H:請這樣叫PATA…
P:還放一個焰火什麼的。H:然後,把漂白布卷在腹部的PATA,ha!地出現(笑)那麼,弟弟們一看你就↑↑起來(笑)
P:(笑)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想笑嗎?
H:那麼,今天的貴客,(笑)黑玫瑰(笑)
P:吵死了,你!(笑)
H:安靜安靜!(笑)黑玫瑰兄弟,大哥,智昭。(笑)
P:解說的松本君,謝謝你了。(笑)
H:是(笑)那麼就這樣吧。
P:是,好的。
H:再見。
P:再見
真得是超好笑的通話內容,hide桑好愛捉弄pata,不過真得很好玩,pata的回答也好好笑喔..紛紅小娟..^^


 

.
創作者介紹

短髮

dhrnoz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